深圳湾“超级城市”城市设计及建筑设计

1. 从塔式回归到山水

中国人对自身文化身份的热爱在经历长期简单国际化的 " 塔主义 " 之后,终 于按捺不住,需要对场所独特性做出更积极的回应,才能得到更具独特身份的生命力。

深圳的山海之间需要更加清晰的联系,而不是阻断。这些联系应当至少包含水、风、绿植等生态要素,也应当包含视觉及各速度等级的行为体验。垂直于北侧城市干 道的步行系统和建筑体编织向性,为山海间的相通。

2. 让工作成为网络,让工作共同体成为 创新网络

在今天中国的新城镇化下,正在经历从早期的 CBD 到 RBD 的转型,从集中工作的分区制到新时代的工作生活网络化,去中心化的倾向使得以前规划和建筑形式上简单重复的塔式中 心更加失去意义。

另一方面,大数据的网络化应用带在来对服务业集群的重新认识,(对服务业的服务才是最大的服务群),也带来互为共享和时空效率精细管理的可能性。 未来新的工作共同体会更加强调多功能的互补组合所带来的产业网络(产业链在这里交织成为产业网络)。这种新型的工作共同体被我们称为:创新有机体,共生的服务网络、 共享网络蔓延内外。更多的企业需求得以在创新有机体内部得到共享的子项服务。

3. 从自私回归到生态

生态网络,包括水系和植被被建筑空间包裹其中。从北部的山地到南部的海洋间编织出生态主干线,(含泄洪及普通水系以及依附于斯的绿植带、步行道、助动车道),基于主干网络的枝干生态网络东西向链接并沿着建筑物群内的服务云空间蔓延向上,一直到达屋顶错落的平台。这里,自私的“塔”主义建筑终于被改造成了三维的生态网络,与人在空中的各 个空间相互渗透。园化的建筑思想走向了园化的立体城市。

4. 山外山映射的是数据和心情

无论是从蛇口海关抑或是从福田的深圳市中心,回望这里层叠的建筑山脉,将 无疑会在人们的心中投射一幅未来与传统叠加的映像。这个未来主义的 " 山外山 " 上投射的是各种数据的影像和天边的浮 云,一如我们的内心:有时是如山的数据, 有时却是海阔天空。